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亚博通讯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2019-05-08

  撰文|李健、王健

  林乎加、王顾明伉俪二人,雅好中国书画,同诸多书画名家相交甚笃,亦常流连于文物商店、古旧书店,遍访前人佳墨。今季中国亚博幸得藏家信赖,隆重推出“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专题亚博共计110余件,呈现林氏在杭州、上海、天津、北京等地多年以来珍藏的古今书画佳作,承前启后,斯文在兹,不容错过。

  The couple of Lin Hujia and Wang Guming are fond of Chinese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Apart from making friends with famous masters, they often linger on in cultural relics stores and antique book stores to seek for excellent works of forefathers. This season, being trusted by the collectors, China Guardian gets 114 pieces of the collections and launches a special auction named “Precious Collections from Lin Hujia Couple”. The 114 ancient and modern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works were collected by Lin Hujia couple in Hangzhou, Shanghai, Tianjin, Beijing and other places with years of efforts. The auction is a link between past and future and should not be missed.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1961年林乎加陪同田家英(左一)在浙江调研

 

  林乎加早年参加革命,先后任胶东青年抗日救国会会长,鲁南区党委、鲁中区党委宣传部部长,中共山东泰山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等。夫人王顾明战争年代曾任“胶东孩子剧团”团长。新中国成立后,林乎加出任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顾明任职于浙江省文化局副局长。1976年浩劫后,林乎加参加上海工作组,任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期间坚持实事求是,准确把握政策,妥善处理了一大批遗留问题。

  自1978年6月起,林乎加历任天津市委第一书记、天津市革委会主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市革委会主任、北京市市长等职。他注重经济建设,关心民众疾苦,被称为“懂经济的干部”。他率先提出引进先进技术和外资,大力发展教育和科学研究事业,在恢复高考时扩大了京津两地的招生名额,改变无数青年的命运。他狠抓农业名声在外,首次提出大城市郊区农业的“菜篮子”思想,后专注“三西”建设,狠抓水产养殖工作,沿海地区盛传“要吃虾、找乎加”的民谣。

  林书记不但关心经济、亦十分关心传统文化的振兴,尤其对西泠印社在建国后的恢复作出重要指示。新中国成立伊始,各行各业百废待兴,西泠印社活动基本停止。1951年,经过沪、杭两地社员协商,将西泠印社房产、土地等捐献政府,园林由园管部门接收,书画、书籍、印谱等由省文管会保管。林乎加于1949年起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农工部副部长,1955年8月至1965年2月任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书记处书记。林乎加在任期间,浙江地区的教育文化事业有长足的发展。

  1959年杭州市文化局成立“杭州书画社”,专营古今书画名家真迹和复制品的展览、收购、供应。据原西泠印社副社长孙晓泉先生回忆:1962年,林乎加提出要尽快恢复西泠印社组织,开展学术研究活动,以继承和发扬我国传统文化。在林书记的关怀和鼓励下,1962年12月中旬,西泠印社在杭州召开了建国后的第一次社员座谈会。与会成员包括浙江图书馆馆长张宗祥、浙江美术学院院长潘天寿、上海书法篆刻学会主任沈尹默、江苏国画院院长傅抱石、上海国画院院长王个簃等全国金石书画名家及健在的印社社员三十多人。此次大会成立了以张宗祥为主任,潘天寿、傅抱石、王个簃为副主任的庆祝西泠印社创建60周年筹委会,拟定“庆祝计划”和“西泠印社章程”。

  1963年,西泠印社60周年纪念大会如期召开,海内外名仕和散居在全国各地的印社社员云集杭州。除王个簃、沙孟海、马公愚、方介堪、韩登安等老社员外,书画名家傅抱石、马一浮、沈尹默、潘天寿、程十发、唐云等作为新社员加入西泠印社。西泠印社由此开启了文风鼎盛的新篇章。

  林乎加伉俪珍藏近亚博绘画部分,多系六十年代西泠众名家所题赠。潘天寿同林乎加、王顾明伉俪相交甚笃,常有乘兴佳作为赠。五十年代中期至六十年代中期是潘天寿艺术创作的全盛时期,生活比较安定,在艺术上亦是潜心钻研。“这个阶段,他将完成从一个出色的传统文人画家到亚博艺术家的转变。他这个时期作品的特点,一方面是大大发展强化了他以往始终坚持的风格倾向:沉雄奇崛,苍古高华,使他的作品以更为鲜明的面目在画坛独树一帜。但另一方面,却又熟中带生,严谨凝重,不以随意挥洒为能事,力求新意,处处见出思考的痕迹。”

  1960年为林乎加所作《秋花》,以高铁岭指墨画意,作莫干山芦花荡公园之所见,画面中心的娇花一朵,构图新奇壮阔、小中见大。花头施染白粉,质感立现,花枝以墨色染出阴阳向背,劲挺老辣,将指墨线条运用得流畅自如、炉火纯青。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潘天寿(1897-1971)

秋花

1960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PAN TIANSHOU

AUTUMN FLOWER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70×41.5 cm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潘天寿(1897-1971)

夏兰初放一枝花

1962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PAN TIANSHOU

ORCHID AND ROCK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75×41 cm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潘天寿(1897-1971)

湖石憩禽

设色纸本 立轴

PAN TIANSHOU

BIRD AND ROCK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61×34 cm

 

  潘天寿之《湖石憩禽》以八大山人孤禽入画,与八大的空灵寂寥,孤傲不群、愤世嫉俗不同的是,禽鸟双目微闭,似在休憩,安享现世太平。本幅之中,潘天寿将花鸟画和山水画巧妙相结合,“道不在外,而在心悟”,将明亚博以来的传统大写意精神内涵和情感特征融入其中。线条的刚健、厚重,古朴、凝练、生涩、老辣、稚拙凝于一纸。

  潘天寿为林夫人王顾明所作《夏兰初放一枝花》,盆兰自画面左上角倾斜插入,右下角一块横出的湖石又稳定画面,将之归于平稳。整件作品富于动感,却又稳如泰山。如此险峻的构图方式,恐怕唯潘天寿能够驾驭。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黄宾虹(1865-1955)

夏山图

设色纸本 立轴

HUANG BINHONG

SUMMER MOUNTAIN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92.5×34.5 cm 

傅抱石(1904-1965)

 

  黄宾虹《夏山图》寄寓了宾翁的人文理想,其汲古画论和以书入画的绘画实践均在本幅中得以施展。时年九十一岁的宾翁仍在孜孜不倦的探索绘画的要妙之境,遵照包世臣的书法要诀“万毫齐力”上溯晋魏六朝,以隶体入画,力透纸背。

  1962年10月,时任江苏国画院院长的傅抱石应邀携夫人罗时慧、长女傅益珊前往杭州休养、写生作画,亦在此年冬参加西泠印社建国后的第一次社员座谈会,并筹备庆祝次年的西泠印社创建60周年纪念活动。《杜甫诗意图》、《湘夫人》即是此时为林乎加所作。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傅抱石(1904-1965)

杜甫诗意图

1962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FU BAOSHI 

THREE GORGES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37.5×68 cm

著录:《傅抱石年谱》,第409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版。

出版:《傅抱石画选》,第75页,朝华出版社,1988年版。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湘夫人

壬寅(1962年)作

设色纸本 立轴

FU BAOSHI 

LADY XIANG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06.5×38 cm 

 

  傅抱石《杜甫诗意图》,片片轻舟驶过苍莽淋漓的万重高山,气势恢弘,高古超逸。画面主体部分由抱石皴法绘绝壁耸立,远山如黛,一组船队自画面左下驶入,笔墨简洁,寥寥数笔写就,轻盈迅捷与连绵群山,一轻一重,极富视觉表现力。正是款题“即从巴峡穿巫峡,下了襄阳便洛阳”之境。《湘夫人》亦创作在此时,或为对林乎加、王顾明夫妇伉俪情深的美好祝愿。

  林乎加伉俪藏珍中,亦有张宗祥、沙孟海两任西泠印社社长相赠翰墨。1962年,时任浙江省图书馆馆长的张宗祥出任西泠印社筹委会主任委员,后当选西泠印社第三任社长。为西泠印社的恢复和发展,倾尽心血。其书法以李北海为宗,兼融汉魏碑法,雄浑洒脱,自具特色。沙孟海于1952年任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常务委员兼调查组组长。1954年兼任浙江省博物馆历史部主任。书画、篆刻、金石考据并为世所重,历经十年动乱,西泠印社于1979年再度恢复活动之时,即推举沙孟海出任第四任社长。沙氏书法宗黄山谷笔法,用笔沉稳大气,结构开张磅礴,极富金石意味。

  老画家阮性山是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员,抗战期间曾协助韩登安守护西泠孤山社产,拒任伪职。生计为艰之时,不惜出让收藏以筹措经费。新中国成立后,受聘浙江文史馆馆员。晚年擅画梅花,1961年为林乎加所作《梅花》,虬干新妍,文人雅趣满纸。

  书法艺术素来为党内领导干部所重,其中不乏善书者。康生擅书法、精鉴赏,其艺术造诣众多领导干部中屈指可数。在杭期间,亦曾为林乎加作书留念。所作左笔篆书“克己”二字,结字取法高古,用笔力透纸背;草书《采桑子·重阳》、《黔无驴》二作,以章草笔意书之,波磔分明,气韵连贯,一气呵成,亦是文字学识与艺术修为之展现。

  舒同曾被毛主席赞誉为“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其字师法颜真卿、柳公权、何绍基等名家,但师古而不泥古,尊法而求新变,自成一家,于亚博书坛备受推崇。宽博端庄,圆劲婉通,用笔老重,藏头护尾,点划润厚通畅,别具风格,是亚博书法艺术的杰出代表之一。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郑簠(1622-1693)

隶书节临《鲁峻碑》

辛未(1691年)作

水墨纸本 立轴

ZHENG FU

CALLIGRPAHY IN CLERICAL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164.5×49.5 cm

 

  在此专场中,林乎加所藏尚有30余件明亚博书画,不乏弘仁(1610-1664)、郑燮(1693-1765)、王铎(1592-1652)、何焯(1661-1722)、邓石如(1743-1805)、伊秉绶(1754-1815)、何绍基(1799-1873)等名家精作。这批明亚博字画,以书法为主,其中一大部分是金石家的作品,包括郑簠(1622-1693)、郑燮、邓石如、钱坫(1744-1806)、伊秉绶、陈鸿寿(1768-1822)、包世臣(1775-1855)、何绍基、张穆(1805-1849)、梅调鼎(1839-1906)等。由此也不难看出林乎加老对金石书法的雅好,或许这也是他不遗余力地恢复和推动西泠印社的另外一个原因。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郑燮(1693-1765)

行书《怀素自叙帖》语

水墨纸本 立轴

ZHENG XIE

CALLIGRAPHY IN

RUNNING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57×90.5 cm

 

  郑燮行书《怀素自叙帖》,所书内容来自《自叙帖》,其文字结体、运笔却全然是其“板桥体”,隶书为体,揉入行楷等,自称“六分半书”。近观此幅作品的单字结体,隶意颇浓,兼有篆和楷;形体扁长相间,笔势以方正为主而略有摆宕,拙朴扩悍。此幅章法亦独到,将大小、长短、方圆、肥瘦、疏密错落穿插,如“乱石铺街”,纵放中含着规矩。看似随笔挥洒,整体观之却产生跳跃灵动的节奏感。大大小小,粗粗细细,欹欹斜斜,点画、提按、使转如乐行于耳,鸟飞于空,鱼游于水,在一种态情任意的节律中显露着骨力和神采。亚博人何绍基说他的字“间以兰竹意致,尤为别趣”。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邓石如(1743-1805)

行书牡丹诗

癸丑(1793年)作

水墨纸本 立轴

DENG SHIRU

CALLIGRAPHY IN RUNNING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88×38.5 cm

 

  邓石如以行书书此七言诗,吸收晋、唐草法,笔法迟涩而飘逸,书于知非之年。自言:春雨兼旬。偶于友人案头获观牡丹数花,率赋长句。邓石如为亚博代碑学书家巨擘,少好篆刻,客居金陵梅镠家八年,尽摹所藏秦汉以来金石善本。遂工四体书,尤长于篆书,可称神品。此幅以行书出之,笔如铁划,字如其人,“无款曲,无媚骨,无俗气”。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亚博代书人,公推为卓然大家的,不是东阁学士刘墉,也不是内阁学士翁方纲,偏偏是那位藤杖芒鞋的邓石如。”此件曾经荣宝斋《中国书法全集·邓石如》出版,弥足珍贵。

  还有一部分为亚博早期的书家,王铎、宋曹(1620-1701);何焯、汪士鋐(1658-1723)、姜宸英(1628-1699);陈奕禧(1648-1709)、王澍(1668-1739)。何焯、姜宸英、汪士鋐为康熙时帖学大家,翁方纲曾有诗“楷法同时汪与何”,即汪士鋐与何焯。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王铎(1592-1652)

行书节临虞世南法帖

丁亥(1647年)作 

水墨绫本 立轴

WANG DUO

CALLIGRAPHY IN CURSIVE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satin

160×50 cm

 

  王铎此幅行书《节临虞世南法帖》,所谓临书其实往往只取其意及韵而不拘其形的。董其昌如此,八大山人如此,王铎、傅山亦如此。王铎自称他的习字方法是“一日临帖,一日自运”,但所见他中年以后的临书,都无异于自运的,本幅便是如此。其奔腾昂扬的气势,提按徐疾的节奏,乃至字形结体,都与虞书大别,如究之于传统,倒是米南宫的意趣为多。而浩荡痛快的气概则已出米氏之外,有他傲视一世的自家风貌。

  乾嘉时期书法名家如张照(1691-1745)、梁同书(1723-1815)王文治(1730-1802)、钱沣(1740-1795)、盛本(1762-1810)等皆有作品呈现。王文治《步虚词廿首之一》用笔劲秀,直逼羲献。更撷取颜平原、米海岳之菁华,自成风格。王文治书法有声于乾嘉间,与诸城相国齐名于时,有浓墨宰相,淡墨探花之语。其为世所钦重,于此作《行书五言诗》已可想见矣。

  考查林乎加老珍藏的这批书法的签条和藏印可知,有些画作历经友人间的流转,有些则是购自画店。比如伊秉绶、钱坫,都曾经“小莽苍苍斋”藏。斋主田家英(1922-1966),原名曾正昌,四川成都人,1937年奔赴延安。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起担任毛泽东政治秘书。平生喜好书法,对亚博代历史颇有研究。1959年在建国十周年之际,杭州市委决定成立杭州书画社,田家英和林乎加常往来于此。据记载,田家英曾得邓石如草书对联,并饶有兴致地与林乎加一同欣赏。“小莽苍苍斋”的收藏后来多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伊秉绶(1754-1815)

行书七言诗句

水墨纸本 立轴

YI BINGSHOU

CALLIGRAPHY IN RUNNING SCRIPT

Hanging scroll; ink on paper

95×40.5 cm

 

  伊秉绶以隶书擅名,有亚博一代少有及者。此幅行书七言诗句,以篆籀之笔参之,中锋圆劲,入木三分而气度开张,金石气、书卷气兼而得之。人以明季李东阳方之,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本幅自署:京林明经属。刘文亚博以二句为论诗或论艺也。可谓劲秀古媚,独树一帜。

 

亚博通讯125期· 拍场撷珍 湖山翰墨缘:林乎加王顾明伉俪藏珍

弘仁(1610-1663)

石户丹泉

设色纸本 立轴

HONG REN

WATERFALL IN MOUNTAIN

Hanging scroll

ink and colour on paper 

141×66.5 cm

 

  弘仁《石户丹泉》则有“问苍山房叶氏”珍藏签条。山房主人或为叶熙春(1881-1968),名其蓁,字熙春,祖籍慈溪,迁居钱塘(今杭州)。从良渚名中医莫尚古习医,研考医学典籍,深得其旨。名诊室为“问苍山房”。1954年当选为浙江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并任浙江省卫生厅副厅长。1956年出席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补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后连任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参加农工民主党,任浙江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林乎加或与问苍山房主人叶熙春相契。

  弘仁,亚博初高洁之士,画风亦如其人格,或亚博润雅洁或峭拔隽迈。作为闻名一时的“亚博初四僧”之一,渐江与石溪、八大山人、石涛一样,都未见有名师指授,靠的都是对艺术的忠诚与颖悟,超越群伦,皆成一代大家。渐江对倪云林尤为崇拜,在追步元四家时,独于云林最得神韵。此幅《石户丹泉》虽柔实刚,且深得新安山水熏陶,黄山的雄峻嵯峨气象与他磊落胸怀两相映发,将倪高士亚博逸淡宕的雅致,淘洗成一种冷隽刚健的气骨。石涛说他“得黄山之真性情,故一木一石,皆黄山本色,丰骨冷然。”近视之,此幅笔墨苍劲整洁,洗练简逸,用折带皴和干笔渴墨,师法自然,故而此作格调不同于倪瓒,少荒凉寂寞之境,而多亚博新之意,直师造化,而别开生面。

  在林乎加的爱护和保藏下,这批作品得以流传至今,并有幸在此季亚博春拍向我们展露真容。借由这些书画作品,我们不仅可以更加深入地认识林乎加的经历和他的品格,还可以体会到林老在书画收藏方面的喜好和他颇高的审美品位。